“爸,您入围了一项奥斯卡了!”——《水形物语》摄影师丹·劳斯特森的七天日记

Dan Laustsen和导演Guillermo del Toro在《水形物语》拍摄现场|©️Photo by Kerry Hayes. ©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当62岁的丹麦摄影师丹·劳斯特森(Dan Laustsen)坐在纽约的一家咖啡馆享受早餐时,他的手机响起。他被告知,他参与的电影《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让他入围了奥斯卡最佳摄影奖项。


星期五

我开车从哥本哈根去我出生地奥尔堡,在当地的小艺术影院Biffen我有个活动,讲述我40年的电影摄影师生涯。真想不通他们是如何成功说服美国电影公司,说这个地方是丹麦提前点映《水形物语》的最佳选择。我很自豪能够有机会参与这么一部优秀并且重要的电影。我也很高兴,有这么小几百号人能够在奥尔堡看到这部电影,并且喜欢它。《水形物语》在丹麦正式上映时间在下个月。

我是在暴雪天气里开回哥本哈根的——如果在北部日德兰岛人们说是暴雪天气,那是真的暴雪。

星期六

之前我和住在斯德哥尔摩的爱人丽莎以及儿子奥古斯特约好我要回去和他们一起过这个周末,但是昨天来回各400公里的长途开车导致的“倒时差”有点严重,我只能打电话向他们抱歉,无奈取消了行程。

晚上,我和女儿芭芭拉以及她的男朋友在我前妻家一起吃饭,她做了非常可口的泰国菜。

星期天

我依旧受困于长途驾途后的疲乏,不过我需要考虑接下去带些什么去纽约了,下个月我需要在那里呆一段时间。

我们要拍摄第三部《疾速特攻》(John Wick),这是一部基努·里维斯(Keanu Reeves)主演的动作片,他扮演了一个希望归隐江湖的雇佣杀手,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事实上是很多事情。

今天会是安静清闲的一天,我只要呆在家里,打包和休息。

摄影师Dan Laustsen|©️Dan Laustsen
星期一

只要和美国大电影制片公司签订了协议,在去工作的路上,就已经开始了这种得宠的感受。周一上午七点就有一辆配有专职司机的豪华加长车停靠在Østerbro路边等我,送我去机场。在机场的登记手续也极其简便迅速。我坐在北欧航空的贵宾休息室里喝了咖啡吃了早餐。长途飞行是必须要经历的事情,我服了一片安眠药。飞机上我也不再贪杯,只希望尽量多睡一会。

在纽约机场又是一辆新的豪华专车等着我。司机直接开我去曼哈顿,我要在制片公司和电影导演查德·史塔赫斯基(Chad Stahelski)、制片人以及片场设计等人一起开会。开会途中手机不停得收到来自朋友和同事的短信,他们预祝我明天好运。

电影人都知道美国电影艺术和科学学院会在明天颁布本届奥斯卡的最终入围名单。《水形物语》已经赢得了众多奖项,包括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12月份在美国上映的时候也赢得了媒体很好的评价反馈。但这些都只是猜测和期待。在公司开会的所有人也都祝愿我好运——这只能增加我的紧张程度。

开会后我们开车去市内转了转,去看了一些适合新电影的取景地。地方看上去都不错。当其他人结束行程回公司,我直接去了公司旁边的酒店。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但没睡多久就又醒了,精神抖擞,两眼发亮,这是半夜凌晨三点钟。又是时差。

《水形物语》拍摄现场:从左到右:Michael, Shannon, Sally Hawkins, Guillermo del Toro, Dan Laustsen Photo by Kerry Hayes. © 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星期二

我约好和同事们八点四十五分见面,然后再去看另外一些取景地。在去公司的路上,我走进一家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八点二十五,我的女儿芭芭拉从哥本哈根给我打电话:

“爸,您入围了一项奥斯卡了!”

哇哦!我当然很开心了。我们匆促结束了通话。手机再次响起,那是我儿子奥古斯特,他也是来祝贺我入围奥斯卡的。这太神奇了,因为是我的孩子们和我最早分享这个喜讯。当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不过这里可是纽约,没过太长时间,这种喜庆气氛就逐渐消退了下来。还好,我是来自北部日德兰岛的。

我们坐在一辆迷你房车里绕城去看不同的取景地。我们需要在纽约大中央车站拍摄一个大场景。一路上我收到了无数的来自美国和欧洲各种祝贺的短信。这太令人惊奇了。一整天都是如此。途中我和爱人通了几次电话。但我突然有了一丝伤感,可惜我的父母无法在生前经历这样的一个日子。

关于电影奖项,我个人感觉:有自然是好事,不过这并不是驱使我工作的动力。从这方面来说我还是一个奥尔堡人。最重要的反而是我孩子们对这件事情的开心。途中我也和几个丹麦媒体做了手机访谈。晚上我和导演查德·史塔赫斯基一起在23号路的一家小意大利餐厅吃饭。回酒店后我又和身处斯德哥尔摩的爱人丽莎通了一次电话。真是一个好日子!!

2018年2月15日 ,Dan Laustsen奥斯卡入围肖像摄影|©️Photo by Jordan Strauss/Invision/AP
星期三

我八点出门找了个小店喝了杯咖啡,期间又和丹麦“P1午后”电台做了个手机直播采访。我们视察了几个取景地,之后进行了一次非常成功的会面。一切都很顺利。不过我们依旧还是在准备的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都已经十拿九稳了。

手机上依旧是喜庆满满的祝贺和“好运好莱坞”的短信。是啊,至少我赢了一次免费去加利福尼亚的旅行。

现在电话来自该死的P4北部日德兰电台的家伙们。他们匆忙道歉说非常遗憾之前不知道我去了奥尔堡,要不他们一定回去现场的。

当我在汽车后座进行第四个手机访谈时,剧组成员不时取笑我说,“这么小的国家怎么会有这么多媒体啊!!”

纽约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我在后座继续享受我的绕城之行。

星期四

我七点起床去了一趟酒店的健身房。八点左右我出发走进第七大道的一个小店点了一杯咖啡和大煎蛋卷,只是在我看来它不是一般的差。

今天我们还要在这个大都市继续我们的取景地之旅。我们开车穿过了林肯隧道来到了纽泽西的一家公司Arari,在这里我们要租用很多未来用来拍摄的器械。我们挑好了设备,签了协议。之后继续钻进迷你巴士一圈圈的绕城之旅。今天开始,又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日了。

当我走出车门重新观望这个城市时,日暮西山。真冷了。在纽约人们说冷的时候,那也是真的冷啊。

*特别感谢Politiken记者Henrik Vesterberg


Dan Laustsen
Dan Laustsen

丹麦摄影师